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大咖名流 >

我们为什么还在看春晚?

2022-06-18 02:39      点击次数:

春晚对于中国人来说,早已不再只是一台晚会。它意味着除夕夜的来临,一家人聚在一起,给上一年画上句号。 上周,我们做了一次关于你最难忘的春晚记忆的征集,我们发现,看春晚是一种仪式感,一种习惯。很多人用手扒拉着眼皮也要撑过零点,明明已经困得要死就

  春晚对于中国人来说,早已不再只是一台晚会。它意味着除夕夜的来临,一家人聚在一起,给上一年画上句号。

  上周,我们做了一次关于你最难忘的春晚记忆的征集,我们发现,看春晚是一种仪式感,一种习惯。很多人用手扒拉着眼皮也要撑过零点,明明已经困得要死就是不关电视。一位名叫@Donna的读者记得,小时候爸妈不让熬夜,电视机在床尾,自己睡的小床看不到屏幕,她便拿了个镜子到床上,在镜子里看完了各个节目。

  关于春晚,在一个个被记住的节目背后,更多的是清晰且具体的家庭记忆。很多人都会记得那一夜吃过的食物,细致到一个芦柑;更多的人则会记得那一夜在一起度过的家人——平时严肃但被春晚小品逗乐了的爷爷,渐渐老去的父母,远在他乡的姐姐……大家都谈到了时间的流逝,亲人老去,个人的成长,春晚就像一个不变的时间标志,永远在那里,而我们在参照的同时,也学会了珍惜,一家人能在一起看电视的感觉真好。——这或许就是我们至今仍在看春晚的原因。

  小时候的春晚,是晚会,更是关于家、关于团聚记忆的起点。回想小时候,许多人都提到自己听春晚的经历——除夕热闹,家人闲坐,灯火可亲,小朋友们凑在一起,一边闹一边看电视,等到鞭炮声响,电视机的声音调到最大也听不清,一堆小脑袋就都贴在电视机前看春晚。

  每一年春晚,一家四口整整齐齐,吃过晚饭洗好碗筷,摆好零食茶水,开始守着电视,从开场舞看到李谷一老师的《难忘今宵》。从我记事起每年如此,毫无例外,仪式感拉满!

  小时候有种绝对不能错过春晚的执念,有一年年前去上海,坐船回武汉,在得知如果随船回一定会看不到开头的消息后哭闹不止,最后让父母妥协提前下船,花了好几百块钱打车回家,赶上了春晚。

  春晚作为收压岁钱的BGM算吗?哈哈哈哈冒犯了(抱拳)。其实小时候看春晚都不喜欢那些歌舞节目,每次都是出去放烟花,电视声开到巨大,听到有语言类节目上场就跑回去看,明明每家都有电视,我们那群小朋友就是喜欢围在一个人家里看。

  那时候年龄小,熬不了夜,但感觉听《难忘今宵》和跟着电视里倒计时就是一种仪式,用手扒拉着眼皮也要撑过零点,明明已经困到要死就是不许关电视,谁都不许关!

  有一年春晚的时候,我妈妈让我吃打虫药,当时的打虫药还是宝塔糖。我在沙发上一边蹦蹦跳跳,一边吃,然后被宝塔糖给噎住了,差点那一年我年轻的生命就没有了。

  我是北京人,每年一会儿禁放一会儿不禁放的,禁放的年月,我妈我爸就带着我看着春晚吹气球,一屋子大小气球在0点的时候被我家踩出来鞭炮般的声音。第二天一家子金鱼嘴小鼓脸。

  高一那年春晚途中十二点刚过在楼下和喜欢的人打电话,当时还能放鞭炮,铺天盖地全是鞭炮声,我为了听清她的话趴在树坑里,跪了一膝盖土。

  61年生人,属牛,今年本命年,从小时候串门走亲戚磕头拜年到后来年代短信拜年,到如今在抖音发视频拜年,回头看看真的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唯一不变的就是引以为荣的大儿子每年过年还会回家给我磕一个。想起他小时候我骑着自行车在大雪里驮着这个傻小子去他姥姥家过年的场景,心里真的有那么一丝感伤。时间真快,真想再多陪他多看几个春晚。

  关于春晚里的节目,赵本山、赵丽蓉、《难忘今宵》,冯巩的我想死你啦以及《千手观音》是被大家提得最多的。春晚的经典节目像一把钥匙,或是一个暗号,在岁末年关激荡人心,只要一听到这些名词,仿佛一下被拉回那些团聚的夜晚。

  小时候跟表姐总是把一些小品背得滚瓜烂熟,在每年除夕晚上春晚播出的半个小时前,把家人聚集起来,我俩先在电视机前,唱、跳、演折腾半个小时,逗得一家人哈哈大笑,才肯作罢。

  从记事开始就每年看春晚,困得要死还要撑着眼皮等李谷一老师的《难忘今宵》,卖拐三年的承诺,白云大妈的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巩哥的我想死你们了,马季老师的群口相声《五官争功》,看着老一辈的淡出,新一辈的崛起。

  现在我儿子一岁,去年除夕他没满月,今年抱着他看看春晚,不知道以后他大了会是嫌弃还是怀念。

  原本想说很多脍炙人口的小品,可是真正记在心里的却是雷打不动的《难忘今宵》。小时候听到这首歌就知道除夕结束了要上床睡觉明儿早起去走亲戚拜年,现在人在国外看春晚都是下午的时间,听到《难忘今宵》就眼泪汪汪的,特别想回家。

  去年的除夕我远在国外待产,而家乡武汉爆发疫情封城。我自己找了个清净的地方看春晚直播,边看边哭,边哭边看,特别担心家人。

  今年我仍然在国外,回国之期依然遥遥无期,但是我准备和老公,即将一岁的儿子一起看春晚,我还要开着和家人的视频,最难过的一年终于过去了,所有在武汉的家人都健健康康的,我希望全球疫情快点结束,生活回到正轨,海外的中国人可以回家!

  很多时候,春晚是一种味道,食物的味道,家的味道。很多人家一边包饺子一边看春晚,等到临近十二点,一家人一起吃一碗热腾腾的饺子。关于春晚的味道,它一点儿也不统一,十分私人,却又相当牢固。

  小时候家里算是困难,还没用上微波炉。买年货时我在超市拿了份速热披萨,正是在那年看春晚时我爸用炒锅帮我煎那块披萨,虽然缩成一团,我还是非常感动。

  从小到大,每一年的春晚都不会缺席。我们回爷爷家过年,在农村,冬天很冷,只有炉子。有一次我一边洗脚,一边看小品,笑得肚子疼,然后把棉拖鞋靠在了炉子旁边,就给着了,差一点烧到我,但也没有挨骂。

  我奶奶去世十年了,小的时候过年只需要我们一家三口回家吃饭,其余的什么都不用准备,现在她不在了,春节多了一些忙碌,少了她的影子。关于跟她在一起的春节我已经没有太多记忆了。但是她不在以后,我们的春节暗淡了很多,没有花馍,没有萝卜粉条大包子,也没有黏乎乎的糕。

  小时候,家里条件没那么好,全家人早早地吃了晚饭窝在一张大床上,等着看春晚。那时候,跟着大人看,就只觉得小品好看。吃着橘子,磕着瓜子,好温馨。外面天很黑,可是房间里很亮。

  小时候最期待春晚,我房间没有电视,我会在父母的房间打地铺,一家三口一边吃芦柑一边看春晚。那是我童年最幸福的回忆之一。

  2014年的春晚,王铮亮在台上演唱《时间都去哪了》,我的父亲坐在我的身边,他那时已经癌症复发。我看着他已经长出白发,配着背景乐我已经湿了眼眶。我在想时间都去哪了,我还能陪他多久。半年后我的父亲去世,从此我再也不敢听这首歌。每逢佳节倍思亲,我也希望每一个团圆的日子,我的父亲也能在遥远的天上陪着我一起看春晚。

  具体哪一年的春晚记不清了,甚至主演的演员名字都记不清了,就记得有孙涛。孙涛带着几位春节不能回家过年的部队家属夫人前去海岛探望,结果海上遇到暴风,没法去了,她们就一个个站在船头朝远方呼喊。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过年无法团聚的家庭也有很多,再加上当时那几个女演员演得都特别动情,朝他们远方的爱人喊的时候一个个都带有哭腔,于是嘴里还塞着青椒皮蛋的我也被感染得两眼泪汪汪。长大之后才发现,原来离别才是常态,团聚是多么珍贵难得。

  我们一大家子人,只有我一个人爱吃皮蛋,其他大人小孩都觉得皮蛋这种食物难以接受。但是每年过年为了摆满饭桌,都会做一道青椒皮蛋,最后这盘菜就全进了我的肚子。平时家里做饭的时候,也不会想起来做这道菜,就导致我只有过年才会吃到这道菜。所以每次吃到青椒皮蛋,我就知道过年了。

  去年因为疫情,没能和亲戚们团聚过年,只是一家三口在外地过的年。我爸不知道从哪买来的皮蛋,年夜饭端上桌的时候,我眼泪夺眶而出。不管多陌生的环境,好像一吃到这道菜,我就觉得今年又是红红火火的一年。

  最难忘的那年春晚,往往都是因为最难忘那一个人。在新旧更替之时,在一个寓意团圆的时刻,许多人想起了自己远方的亲人,他们或许身在外地,或许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但在这个特殊的夜晚,思念将他们紧密相连。所谓天涯共此时,大概就是这样。

  一到赵本山小品外面就放鞭炮,听不清,又气又想听清。那时候姥姥还在,一家人围着吃饭,感觉新年怎么过也过不完。

  2020年以前每到春晚家人整整齐齐在一起随便聊着天,身边还有她,哪怕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就足够我怀念很久。

  因为我们家是单亲家庭,跟着父亲过,父亲总是早出晚归,更别提一家人一起围着看电视了。去年疫情以来我们家被迫共处一室,一起围坐在客厅看春晚,一起吃瓜子打扑克,好久没有那么开心的时刻了。去年春晚看的什么节目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一家人能在一起看电视的感觉真好。

  1998年,那年爸爸重伤住院,我和妈妈弟弟都在医院陪床,医院里没有电视,只有一个小录音机,当时有一盘卡带,里面是98春晚里的音乐合集,一家人在一起听了一个多月。

  每年除夕都和爸妈一起过,今年政策还是开放了回家的机会,四次核酸保我回家过春节。

  小时候爸爸总是在外地打工,有很多次都是在除夕夜才能赶回家,为了在爸爸回来的第一时间见到他,我总是守着电视机把春晚看完,因为熬不住夜又迷迷糊糊地在客厅睡着了。第二天醒了之后,总是飞奔起来找爸爸。

  一转眼就三十好几了,父母走得早,大概15岁就出来跟哥们们一起住,后来慢慢长大了,联系得也少了,前两天忽然收到好大哥白爷和老孙给我发的抖音春节集灯笼活动私信,一来一回之后忍不住给他们打了个电话,让我今年除夕去他们家里过,眼泪哗就出来了,这么多年哥们就不说谢谢了,年初一聚!

  以前看春晚的快乐来自于和父亲母亲一起,看到11点时,父亲会问我要不要吃宵夜,然后他会起身去厨房,煮一碗热腾腾的夜宵,然后父女俩一起美滋滋地边看节目边吃。可惜,去年,他走了,他的最后一个春节,是在医院里面昏沉沉、孤独地度过,这是我心里永远的痛。

  印象最深的是赵本山和范伟的小品《卖拐》。那年妈妈因病去世,一家人极少有笑容,本来已经不打算看春晚,但多年的习惯是不看赵本山等于没过年,就在看卖拐时候大家都笑了,那是很难得的轻松。

  小时候爸妈工作繁忙,我在老家和大十岁的姐姐一起长大。她很爱我,我也乐意当她的跟屁虫。我跟着她看名侦探柯南,跟着她追英剧美剧,也跟着她一起听SHE、五月天还有周杰伦。

  2008年春晚,她在电视前守了一晚上等周杰伦出场。《青花瓷》开始的时候她尖叫大笑,家里人都不能理解青春期女孩子的疯狂。那年她17岁,我7岁。

  2014年周杰伦在北京开演唱会,姐姐去了我没有去。那天她借住在我家,晚上哭着回来的。她说周杰伦老了,我也是大人了。然后问我,你怎么突然也长这么大了?

  现在姐姐已经30了,我也20了。有时候看着她家已经能满地跑的孩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总觉得是这个小孩带走了我姐能做白日梦、能用力浪费、再用力后悔的青春。

  听说周杰伦今年又要上春晚了。其实我对他并没有什么感情。但我希望喜欢他的姐姐可以一直幸福快乐。毕竟,我也好爱她。

  这个世界变化很快,年年岁岁,风流云散,春晚反而成了一个时间标记物。它很固定,不论今年过得如何,春晚总是在那里。孩童长大,时移世易,春晚为每个家庭做好了时间切片,它定格住一些东西,沉淀下一些情感,也教会我们如何面对时间。

  最喜欢陈奕迅和王菲唱的《因为爱情》。奶奶家都是来打牌的人,我根本听不见电视的声音,偷偷把声音放大就会被再次要求调小,奶奶的电视机是失色的,看不清真实的色彩。

  那一年奶奶家还是土坯平房,烟花爆竹还是不禁燃的。我要拉哥哥去放烟花,哥哥说要听完这一首。再后来哥哥高考,我高考,奶奶家翻新了。我们很久没有一起看过春晚了,也长大了。

  我是我们家第一个考上高中的,当时考入高中的时候还不到14岁,而且还算是高分考入的,高一寒假的那个春晚,由于老家比较冷,唯一的电视在父母的卧室,所以是坐在爸妈中间看电视的,主持人中间煽情,说是让子女把父母的手一起握起来,感谢父母的养育,我把爸妈的手就这样拉起来了,由于常年的操劳,他们的手早早地都变成了手指粗壮,纹路粗糙了,那一瞬间感觉到心痛。

  《扶不扶》这个节目让我想起我爷爷。我爷爷是一位普通的老头,为人热心又朴素。以前柏油马路还没那么多的时候,他走在土路上会顺手把路上的石头都搬起来扔到路边的草丛里,为了让车不颠,人不被绊倒。后来他慢慢老了,还是特别不喜欢给人添麻烦,他坐公交车都要带个小马扎,为了人家要给他让座的时候,他就把马扎拿出来坐下,好让人家好好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要给他让座。

  印象最深的是2009年春晚的《不差钱》。在爷爷奶奶家一起看电视,我坐在爷爷旁边一边玩他的手一边和他一起哈哈大笑,2009年夏天爷爷就走了。

  爷爷平时是个很严肃的老头,我们一起开怀大笑的记忆很少,当时觉得有跟他关系变得更亲近一点,没想到这是最后一次。

  2020年春节,因为疫情虽然跟老妈相隔一条街却不能见面,春晚也没有一起观看,因为店里没有电视,老妈拿着手机看春晚,一会就觉得眼睛疲劳看不下去了。

  今年除夕跟对象在一起,我最大的春节愿望就是能回去跟老妈一起过年。现在去下单,给老妈买一个墙上电视,让老妈今年能看上春晚。

  我记得有一年唱《时间都去哪了》,把大人们都听哭了,我们小孩子还笑呵呵的。现在长大了,终于明白那天大人们为什么哭了,我也想哭了……

  在本次征集中,有两位读者的留言让我们感到意外,一位是驻守边疆的守护者,一位是在除夕还在抖音加班的深度社畜,他们无法回家,但他们让我们看到了更好的春晚。谢谢他们。

  每年保留节目——向驻守的部队官兵问过年好,以及三军上台展示军歌合唱。每次都是热血沸腾地观看这个环节,因为我也在边疆,新疆喀什地区上班,回不了家的春节里,看着这一些片段似乎也在问候着我呢哈哈哈哈。

  我是一名抖音客户端体验监控系统的工程师,主要工作是负责各大直播活动的应急系统程序。

  今年的除夕我会在公司中台现场保障春晚红包派发活动的顺利进行,作为每年全球观众最多的直播晚会,对后台的程序要求极为严格。而这其中,我们整个团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障春晚红包活动开启后,后台的稳定性,让用户可以顺利参与抖音红包互动活动。

  所以我和同事们今年也会成为异地过年群众中的一员,家人觉得这个过程很值得,可以为亿万观众们在除夕当晚的欢聚保驾护航,使他们通过我们保障的平台收获到属于每个家庭的幸福和快乐。

  其实近几年每年的春节期间,我都会为各大活动盯现场做维护,对于我来说,每次看着春晚,最激动的场景不是喜欢的明星出现,而是随着主持人口播活动开始,从后台能看到大家都在参与我们支持的活动,那一刻是自我的成就感的满足,也算是一种独特的春晚记忆吧。

  我们收到了一份意想不到的回答,这位读者没有谈论太多春晚,而是谈论生活本身,我们决定把它放在文章的末尾。

  真的有人看这个问卷提交的内容吗?我告诉你们,我患了罕见病,我聋了,好多年都不能出门,留在上海治疗,我爸妈也在这,这是另一种团圆。以前我总想逃离家,但又觉得父母没多少时间相处,很难过,现在天天在一起,又矛盾多多。这几年我感到人生非常残酷又好玩,我虽然不能出门,但我认识了很多很酷的网友,有各种深厚的情谊包裹着我,让我感到人生值得。

  今年我可能会康复起来,因为我已经半年没复发了,这是个非常大的进步,希望能得到你们的鼓励,当然,不鼓励也没啥,我也还是会活蹦乱跳的。最后祝你们新年快乐。

  在这次征集中,我们发现除了年夜饭、春晚、守岁乃至打麻将这些规定动作之外,很多与时代接轨的新玩法,也悄悄走进每个人的除夕夜,越来越多人习惯了在抖音上云拜年、抢红包,用更有趣的方式和家人、朋友一起给彼此的春节欢乐加码。

  锁定除夕晚上20点开始的央视春晚,5轮超大红包雨,平均每小时1场,场场过亿,最高可得2021元,领完红包开心过大年;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