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汽车资讯 >

日本词人对苏轼词的接受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

2020-06-02 03:33      点击次数:

编者按 日本词学史是词学研究海外传播的重要组成部分。日本的平安时代、江户时代和明治大正时代是日本词学的兴盛期,明治大正时代大致相当于中国的近代,此际中日的文学交流非常活跃,词学也出现了繁荣的局面,产生了“明治三大家”等许多词人,非常值得中国

编者按

日本词学史是词学研究海外传播的重要组成部分。日本的平安时代、江户时代和明治大正时代是日本词学的兴盛期,明治大正时代大致相当于中国的近代,此际中日的文学交流非常活跃,词学也出现了繁荣的局面,产生了“明治三大家”等许多词人,非常值得中国词学界关注。这三篇论文或通过词作比较探索日本对苏轼词的接受,或从文学史角度分析日本学者的词学观念,或从日本词人生平事迹中揭示日本词学传承的脉络和中日词学的交流。日本词学正在成为新的学术热点,有待两国学者继续深入发掘。(王晓骊)

作者:钱锡生(系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

相比唐诗,词在日本的影响要弱一些,这是因为观念上诗为正宗,词为诗余,而且写作技术更难。尽管如此,日本文人写词还是代不乏人,他们学习、模仿唐宋词人,其中特别喜欢效仿苏轼的词作。苏轼是开辟了宋词新天地的一代词人,其词不仅在国内影响深远,而且早就流传到了东亚各国。夏承焘在《论词绝句》中云:“坡翁家集过燕山,垂老声名满世间。”说明其生前文集已在国外传播。

日本词人学习、效仿苏轼的词,首先是仿调,即采用苏轼创作的词调。苏轼最有名的豪放词有《念奴娇?赤壁怀古》(又名《酹江月》《大江东去》)和《水调歌头》,许多日本词人也喜欢用此词调作词。在日本词人中,森槐南(1862?1911)特别心折于苏轼,也最有苏词之风,夏承焘在《域外词选》序言中称赞他:“日本词人为苏辛派词,当无出槐南右者。”他有《酹江月》“题髯苏大江东去词后”,与苏轼进行跨时空的对话:“我思坡老,铁绰板歌,是森然芒角。便把大江东去意,试问南飞乌鹊。斜月荧荧,明星烂烂,撑住曹瞒槊。人生知几,仰天长啸寥廓。”(张珍怀《日本三家词笺注》)槐南用苏轼词调凭吊苏轼,一方面揣摩苏轼创作该词时的心路历程,对其境遇表示同情。另一方面对苏轼的人格魅力和风流才情作了高度的评价,称其“文章卓荦”,为“一世之雄”,可称是东坡的“异代知己”。模仿此调的还有本田种竹(1862?1907)的《大江东去》“鸿台怀古”二阕,久保天随(1875??)的《大江东去》“鸿台怀古”,铃木豹轩(1880?1963)的《念奴娇》“汴京怀古”,也都是怀古词,沉浑郁藉,充满悲剧气氛,与苏词有异曲同工之妙。本田种竹被称为“怀古博士”,其怀古词不是凭空怀想,而是进行实地考察后有感而作。矢土锦山为他写《送本田种竹游清国序》:“今身亲经历其土地山川,汲古斟今,俯仰感慨,出诸得意擅长之诗,其语惊人者,果何如哉!”(神田喜一郎《日本填词史话》)他实地西游中国,怀古词更具真情实感,所以森川竹?(1869?1918)在《氐洲第一?题本田种竹怀古诗后》评曰:“种竹先生,怀古博士,人疑语有神助。”(神田喜一郎《日本填词史话》)久保天随的《大江东去》“鸿台怀古”与种竹词异曲同工,云:“谩教竖子成名,宁非战罪,试问城池迹。红叶夕阳金碧古,形胜依然崖壁。风学喊声,云欺旆影,今古当场剧。”(彭黎明、罗姗编《日本词选》)抒发了江山依旧、物是人非之感。

其次是用韵,即按照苏轼词的韵脚来进行创作。如林读耕斋(1625?1663)有次韵苏轼的《满庭芳?警世》词;野村篁园(1774?1843)有次韵苏轼的《水调歌头》“中秋梅岩蓉湖枉过,词以记喜,用坡老韵”;森川竹?有次韵苏轼的《劝金船》“送横川唐阳赴任丰桥,用苏东坡原韵”;铃木豹轩有次韵苏轼的《念奴娇?汴京怀古》。这些词不光次韵,大都也是以苏轼词为范本创作。有的步韵和苏轼原作韵字相同且次序一致,如林读耕斋的《满庭芳?警世》词,规劝世人要超脱名利,“来往风尘,繁华名利,营求更是匆忙”词意就脱自苏词。苏轼的《满庭芳》词表现内心宠辱皆忘的情怀,起首“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着甚干忙”,以议论为主。韵脚“忙、强、狂、场、妨、长、张、芳”,两首词完全一样。又如森川竹?的《劝金船》“送横川唐阳赴任丰桥,用苏东坡原韵”,和苏轼的《劝金船》一样,几乎是句句用韵;有的依韵,即和作韵字和苏词韵字属同一韵部。如铃木豹轩的《念奴娇?汴京怀古》,用苏轼词韵,保留了苏词的部分韵字,但又突破了苏词韵字的范围。高野竹隐(1861?1921)的《水调歌头》(天风吹散发)、坂口五峰的《水调歌头》(海郭晓晴爽)也用苏轼《水调歌头》(安石在东海)的同部词韵。

再次是仿意,指借用、模仿苏词的语词、句式、立意、风格来进行创作。有的直接撷取化用苏轼词的经典语词,表达其相似情怀。如用“琼楼玉宇”:森槐南的《水调歌头》:“摩垒晓风残月,接武琼楼玉宇,酒醒不胜寒。”高野竹隐的《水龙吟》:“料琼楼玉宇,高寒空共,月明千里。”(还化用苏轼的《水调歌头》“高处不胜寒……千里共婵娟”)用“大江东去”:森槐南的《酹江月》:“便把大江东去意,试问南飞乌鹊。”森川竹?的《水龙吟》:“拍手高歌,大江东去,此情谁会。”用“千古风流人物”:森川竹?的《酹江月》:“那况如今俄顷失,千古风流人物。”有的是学句法,对苏轼词中的经典句法进行效仿。如对苏轼《水调歌头》中的“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模仿,高野竹隐的《水调歌头》云:“我欲乘槎去,招手海边鸥。”森川竹?的《水调歌头?琵琶湖上赋》云:“我欲横吹铁笛,乍可呼醉仙客,对酒拍阑干。”森槐南的《水调歌头》云:“酒醒不胜寒。”对苏轼《念奴娇》中“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的模仿,如本田种竹的《大江东去》:“犹想夜半衔枚,千兵乱水,烟压寒江黑。”有的是对苏词的间接效仿。森槐南、高野竹隐和森川竹?号称明治三大家,都喜欢学习苏轼词。神田喜一郎评曰:“槐南、竹隐、竹?三人,除了学习此柔调之外,还时时规摹苏辛的激越之调,一步两步地前进,并达到了独行的程度。”如高野竹隐在其论词绝句中云:“江湖载酒吊英雄,六代青山六扇篷。铁板一声天欲裂,大江东去月明中。”(《日本填词史话》)表达对苏轼的敬仰。其《水调歌头》云:“天风吹散发,倚剑啸清秋。功名一念销尽,况又古今愁。漫学宋悲潘恨,休效郊寒岛瘦,恐白少年头。我欲乘槎去,招手海边鸥。”(《日本三家词笺注》)和苏轼的《水调歌头》(安石在东海)有异曲同工之妙。竹隐词中也出现了相同或相似的意象和意境。“杯浸琉璃千顷,月照山河一片”和苏轼的《水调歌头》(落日绣帘垂)中“一千顷,都镜净”意象仿佛。有的效仿已脱略苏词形迹,达到自出机杼的地步。如森槐南的《水调歌头》:“论填词,板敲断,笛吹酸。声裂哀怨第四,犹道动人难。摩垒晓风残月,接武琼楼玉宇,酒醒不胜寒。”(《日本三家词笺注》)在词中抒发胸襟怀抱,表达词学见解,与苏轼一样境界宏阔开放、豪健清雄。

《光明日报》( 2020年06月01日 13版)

Power by DedeCms